首页> 教育 > 正文

拿数据说话 因疫情宅家大部分大学生有不同程度社交焦慮

2020-08-24 16:23:46来源:中國青年報编辑:

從今年1月29日教育部下發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學生在家不外出、不聚會、不舉辦和不參加集中性活動開始,大學生們宅家學習的效率,就成為社會公眾關注的焦點。網絡上,各種大學生宅家學習“指南”的點擊率,分分鐘躥上熱搜榜前十的位子。

日前,東華大學團委發起了一項關於大學生疫情期間學習、健康、生活情況的調研,654名大學生參與其中。

“疫情期間,大學生們的學習方式、生活方式等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這對學生們身心健康、學習效果和生活狀態都可能產生重大影響。”共青團東華大學委員會書記沈潔告訴記者。

從已有的新聞報道來看,一些家庭陷入了孩子與父母吵架、冷戰,雙方“相看兩生厭”的狀態。此外,此前有研究顯示,社交焦慮的發生趨於年輕化且發生率逐年上升,約16%的大學生報告有“比較嚴重的社交焦慮”,並影響他們的基本生活。“因此,我們覺得有必要特別關注大學生們宅家的情況。”沈潔說。

報告顯示,現階段,約七成的同學網課學習以直播課和錄課為主,“先看錄課、再進行直播講解”只是其中較小的部分。同學們在上網課期間的出勤情況較好,有77.5%的同學會按要求出勤每一節課。但相較於線下課程,超過八成的同學無法完全掌握老師講解的知識,或多或少存在疑惑。這說明網課的形式對同學們的學習效率確實存在一定影響。

在解決線上學習出現的問題時,77.9%的同學會自己查找資料,58.7%的同學合理利用學習軟件,60.6%的同學會選擇與同學討論。值得注意的是,隻有31.2%的同學選擇直接詢問老師。這是大學生與中小學生網課的較明顯區別,他們更傾向於自主學習,而不是與老師互動。

在被問到“每天時間分配情況”時,有19.4%的學生表示,自己大部分時間都用於學習,但仍有26.9%的學生表示“大部分時間用於娛樂”。值得注意的是,有1.3%的學生“隻學習不娛樂”,還有5%的學生“隻娛樂不學習”,47.5%的學生“學習和娛樂時間各佔一半”。

宅家學習,雖然能讓學生較為合理地分配娛樂和學習時間,但也存在容易讓人懈怠、容易受其他因素影響的問題。比如,53.1% 的同學表示容易受游戲等因素的誘惑,學習態度時好時差,容易被干擾﹔有51.9%的同學對自己的時間規劃感覺一般,有31.9%的同學對自己的時間管理不滿意。

網課學習有利有弊。調查結果顯示,疫情過后,希望繼續在網絡平台學習的學生佔21.9%,不希望繼續在網絡平台學習的學生佔35.6%,希望網絡課程和線下課堂相結合的佔42.5%。

調研還針對學生疫情期間身心健康方面做了專項研究。疫情居家期間,有73.2%的學生與父母有高頻率的交流,並且絕大部分同學都有在家做家務為父母分攤壓力的行為,還有36.6%的學生居家期間仍堅持體育鍛煉。在對自身健康狀況進行評價時,選擇“健康狀況相對良好”和“處於亞健康狀態”的同學佔比分別為45.1%和36.6%。

報告指出,宅家學習嚴重限制了同學們的室外活動,又因為室內空間有限或其他原因,導致同學們難以好好鍛煉身體﹔此外,沒有規律的作息方式、過長時間使用電子產品以及不健康的飲食習慣也導致了同學們身體健康方面的問題。值得注意的是,同學們在對自身健康進行評價時,最擔心的是“身體健康”。

雖然有79.3%的同學有改善身心健康的計劃,但其中隻有6.1%一直堅持執行計劃。同學們對於身心健康的自我調整不夠重視,很多計劃並沒有落到實處,60.9%的同學在疫情期間雖然制定了目標,但是隻能完成一部分。

調研還進一步開展了對大學生“社交焦慮”情況的調研。疫情期間的日常交流,有88.8%的同學更傾向於使用微信或QQ等社交媒體,僅有9.9%的同學選擇“面談”。此外,有91.5%的同學認為自己對網絡社交產生了不同程度的依賴感,有90.2%的同學在網絡社交中,會因為對方長時間不回復而產生不同程度的焦慮﹔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生活時,54.6%的同學只是抱著想分享的目的發表,但有40.2%的同學會比較在意他人的反饋。

94.1%的同學會在參加聚會或一些社交活動時產生不同程度的焦慮,88.2%的同學在課堂和會議上被當眾提問時會感到緊張焦慮。值得警惕的是,45.4%的同學討厭人多的地方,害怕表現自己﹔42.7%的同學經常手機不離身,裝作自己很忙的樣子﹔40.1%的同學表示自己能打電話的絕不會當面說,能發消息的絕不打電話﹔39.5%的同學在看到認識的人時“不知道怎麼打招呼、會選擇繞道而走”。

疫情對大學生社交的影響看上去比對學業的影響更大,大部分同學在需要語言交流時,尤其在當面交流的情況下,會感到不舒適,選擇逃避。

62.5%的同學認為社交焦慮會使自己經常害怕做得不好或者做錯了什麼,58.6%的同學會不自信、容易自卑。同時,有38.2%的同學會偽裝自己,討好別人,也會開始少言寡語﹔34.2%的同學會出現過多的自我指責,27.0%的同學會無法集中精神。

報告指出,上述現象均表明,社交焦慮對於學生自身正常的社交、自我認識和平時的學習工作等都會造成嚴重的影響。但是,61.8%的同學在面對社交焦慮時,沒有尋求幫助,覺得自己可以解決。甚至有24.4%的同學不重視社交焦慮,感覺沒有必要尋求別人的幫助。

報告認為,這與大學生對心理咨詢工作了解較少有一定關系,有46.7%的同學“不了解”什麼是心理咨詢,也沒與學校心理咨詢老師交流過或者參加一些心理講座。

針對開學后的社交焦慮緩解途徑,報告也給出一些調研數據。比如,有85.5%的同學認為應當調整自己的狀態,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74.3%的同學認為開學后要多找朋友們聊天,適應面對面社交的狀態﹔65.8%的同學選擇在做好安全防護措施的前提下,偶爾走出家門,增加社會互動﹔59.2%的同學選擇了適當進行體育鍛煉,保持身體的活力來應對社交焦慮。(記者 王燁捷)

标签: 大学生 社交焦慮

版权声明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